欧阳纪声:传承中山先生遗志 发扬黄埔革命精神

发布时间: 2017-05-09 14:43:4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           字体:【

 

传承中山先生遗志  发扬黄埔革命精神

——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欧阳纪声

(退休前任职为巨野县水资源办公室主任)

一、家世

欧阳纪声,字太保,号树之。湖南省宁远县平田村人。平田,乃吾江南典型鱼米之乡,北望南岳,南倚九嶷,拥有超千户欧阳氏族,聚集着六千多人口之众。欧阳纪声生于公元1927年10月15日(古历民国16年闰九月初三日)。

生之初,父母双全,以农为主,父兼屠宰为生,母则依一双小脚上山砍柴辅之,不幸因勤劳过度而染肺痨。声八岁丧母,当时正读小学二年级,尚有哥嫂并一弟。不二年,继母入门,加上弟妹,则成七口之家。

吾父虽出身贫寒,只读三年私塾,但勤劳致富之念依存,遂农副之余,兼学珠算与毛笔书法,待我小学毕业,家父已会双手能操算盘,并可按询体书法写得一手行楷好字,再加其勤于众事,乐于助人,被村人推为乡村积谷管理和先祖祭祀与水利路桥事务,家庭经济有所好转,每年能养两头肥猪,我则有了上中学之机会。

1944年9月初,日寇侵占湘南,我和家兄各接得父亲用两块银元所买的步枪参加了当地自发组织的抗日游击队,保护农民从事农业生产。孰知,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我村破落地主欧阳佑民与情人王寡妇勾结,向县、乡政府诬告吾父兄将所看护的十万斤积谷盗卖,乡长郑兆昌以莫须有罪名将我兄抓进牢房,勒令家父按半数赔偿,逼迫其变卖家产粮田,以致我家一贫如洗,颠沛流离。弟病无法医治而逝,兄长逃往广东省,我则奔赴南京城。

 

二、教育经历

文化教育离不开家乡的人文环境。平田欧阳氏大家族自南宋淳熙定居于西汉王朝长沙国定王墓葬——舂陵一侧,至今已达820余年,自封建王朝到解放前夕就有两条不成文的规定:一是先祖应屯田(缮田),二是后辈要读书。前者乃宗族之集体财产,即祭祀、水利、办学之基础;后者要求全村儿女,一概免费,读到高小毕业。当然我也不能例外。据全村在解放初期统计其高小毕业者占90%,中学约70%,大中专为40%左右。(摘自《欧阳氏家谱》)我则依靠家庭喂猪集资之法,读完六年中学。初中考取永郡联立蘋洲中学,高中则于1946年夏在湖南省立第三中学毕业。此外,还挤时间读过一些古书,如《幼学琼林》《孟子》《古文观止》等,看过一些古典小说。自我理解孔孟之道,接受古代伦理教育。

 

三、报考黄埔军校情况:

1.思想动机

1)青少年时感受孙中山先生救国救民的思想。我们龙溪小学的学生,从一年级起就每周诵读“总理遗嘱”,并从国文、常识、历史、公民中灌输孙中山先生倡导民主、推翻满清、统一祖国、追求世界大同的革命理念。抗日战争爆发,全校又掀起了抗日高潮,大力宣传“九一八”事变的经过,沦陷区民众的苦难;组织我们到村里游行,喊口号、写墙标、演文明戏。记得五年级时,我扮演一个老大妈,房子被日本鬼子烧毁,儿子被日本鬼子杀害,虽演得不好,却得到了观众的同情。1944年秋我又参加了群众自发组织的抗日游击队,充分表明了我中华民族抗日斗争的全民性和保卫祖国、爱我中华的自觉性,初步理解“创造革命军,挽救危亡”的深刻含义。

2)成年时深受周围黄埔气氛的熏陶。

人们常言“无湘不成军”,这可能是清代曾国藩的一大“功绩”,其意是“军营里多为湖南人,如果没有湖南人就成不了军队”。此话虽过于夸张,但湖南人的尚武精神却实属存在。就以黄埔军校为例: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入校的1~6期学生约为1.2万人,其中就有1800名是湖南人,约占总数的15%,其余30多省市只占85%;据《黄埔同学录》统计,第一期黄埔生共705人,其中湖南籍为189人,占总数的26.8%;尤其是第一期第六中队共147人中,就有117人是湖南老乡,竟为全队学生之79.6%。

我的老家宁远县平田村,经常有人投考黄埔,20多年共有多少,未作统计,只知第六期就达6人之多。我等也就在他们的鼓励下,为保家卫国追随孙中山先生将国民革命进行到底,从而于1947年冬在南京市投考黄埔第22期,虽然考试严格(国文、数学、理化、史地),还全面检查身体,但都十分顺利,我村在小学的同班同学,包括我本人在内一同考取3人,其他2人一叫欧阳伟,又名欧阳振清,入校后进入22期步兵大队一中队,与赴台的罗本立同一个分队。罗本立在台湾担任联勤总司令、一级上将,而欧阳伟现已离开人间,于2007病故。另一人名欧阳振嵘,在22期辎重兵中队,后来去了台湾,未予联系。

南京考区于1948年元月初,自南京乘江安轮,溯水西上,先到重庆,再乘汽车到四川成都双流飞机场进本校入伍训练。我被编入第十四中队,然后又调至第七中队,五个月入伍训练生活,十分严格辛苦,分科时我被编入炮兵科第三中队,中队长名叫王一毅,也是在入伍期十四中队的中队长,其区队长的名字虽已忘记,而炮兵第三中队第三区队长可能名叫胡兆洸(不设班主任,请看黄埔同学录)。

在全国各地共录取的22期入伍生,共十四个中队,据说共1500人,均被列为第一总队,总队长是谁,因未见面而限于中队活动故不清楚。到分科时,除步兵驻在成都北校场外,骑、炮、工、辎、通等五科均驻西校场,称为特种兵总队,总队长名叫肖平波,骑兵少将,听其训话和指挥调度,颇具领导能力。

3)在校学习与训练情况:

建立黄埔军队——陆军军官学校,是孙中山先生倡导“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中卓著功勋的最大创举(注三之四)。“既然要用这个学校的学生做根本,成立革命军,诸位学生,就是将来革命军的骨干。有了这种好骨干成了革命军,我们的革命事业,便可以成功。”这是中山先生在1924年6月16日黄埔军校第一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中的核心期望。虽然我22期学习期间,中山先生故去已达24年,但他第一期的学生关麟征当了校长,仍然秉承他的遗志,从政治思想和军事技术上教育与训练我们。政治上主要学习孙先生的革命史“三民主义”、“建国方略”、“建国大纲”。至于蒋介石所写的“中国之命运”,只在分科毕业前简单学习了某些章节而未列入考试内容。军队纪律则成为重点,如“步兵操典”,“内务条例”成为每天必修课。学习训练中突出军事技术,炮兵科学生除入伍学习步兵基本训练内容外,在分科后则全力训练与讲述各种火炮的结构与射击原理,还学习通讯、测绘、马术、汽车驾驶等技术,真可谓科目繁多,知识广泛,战斗战术十分齐全。所学的测量仪器如水平仪、经纬仪、方向盘等都为德国制造,而榴弹炮、加农炮、机关炮等则来自美国。战术中则以关麟征校长所创造的“蜈蚣队形进攻之战术”推演为主,每天都在关校长精湛的岳飞体草书:“要学习才有进步,不努力就无前途”的引导下,以一个中队为单位集体训练与食宿。

 

四、军校毕业后分配情况

1.从第七编练司令部到参加起义的72军

在黄埔军校整整学习了一年零两个月,我们特种兵先毕业分配,我到了罗广文领导的第七编司令部报到后,分配到学兵团第三营当见习官,立即到四川省江安县招募学兵,1949年5月回到铜梁驻地,担任排长,其任务就是训练学兵。同年10月,解放军大举进攻四川,节节胜利,我便按原学兵团第三营营长莫须的暗示,趁学兵团向四川省宜宾逃窜之机,日夜兼程,从泸县跑到宜宾,参加了起义的72军。随即参加了军大学习,成了积极份子,调入川南军区后勤部任宣传科工作员。

2、1950年冬,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川南军区在杜义德将军带领下,正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军,率三个师从川南乘轮船到武汉,再改乘火车北上参加抗美援朝。我当时被任命为后勤总医院第二医务所的文化干事(简称文干),先在河北定县,一边学习,一边训练,作好出国准备。1951年初部队移师河北山海关到昌黎驻防,据闻,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军更名志愿军第十军,已有两个师跨过鸭绿江,军部及后勤部和另一个师驻扎在昌黎做后勤支援,我们军部医院所属六个医务所一律在昌黎分工负责在朝鲜负伤及病员的治疗。在此期间,我曾三次报请上朝鲜前线参加战斗,均未获批准,只有服从领导,努力在医院做好文宣工作。

3、1952年5月,由于抗美援朝五次战役取得伟大胜利,以美国为首的侵略者同意与中朝对话,进行停战谈判。我国要进行社会主义建设,重新调整国防部署,我第十军领导有的已调至海军(如军长周希汉任海军参谋长,副政委卢任灿调北海舰队政委),我后勤医院二所也全部调至青岛海军第二航空学校卫生处,我本人也就随之进入海军航校,由卫生处调到政治部宣传科担任文化教员,不久又调训练部担任基础课教员,曾一度担任组长。1955年7月,全军开展肃反运动,我这位黄埔军校培养的学生,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遭到难以叙述的冲击,而于1956年底命我转业,安排在巨野县教育局当视导员,1965年还是因政治不合格,又调到巨野县第五中学当教师,1966年~1975年,经过“文革”十年的再冲击,一切搞清楚后而于1975年调到水利局,1978年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邓小平同志为我黄埔军校定性为“在我国历史上第一所革命的军事学校”。解放军内所有的黄埔学子无不喜笑颜开:元帅们提出建立黄埔军校同学会,大陆的黄埔健儿纷纷加入同学会为祖国统一作贡献,港澳台的黄埔人也都争先恐后回大陆寻亲认祖,实现落叶归根之梦想。

 

五、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有哪些成绩。

1.从部队军事院校到巨野教育部门:

因为自己是黄埔莘莘学子中的一员,就应遵从孙中山先生遗训,从事“革命事业,就是救国救民”。“预备做奋斗的先锋,打条血路,引导被压迫民众。携着手,向前行。路不远,莫要惊。亲爱精诚,继续永守”(校歌歌词)所以我无论在顺利和平的环境,或遭斗争批判的岁月,均能理解领导者的良苦用心,服从组织,继续前进!下举数例:

1)在抗美援朝时期,因不遗余力,克服困难在鼓舞伤病员和全所医护员工提高信心、合衷共济,提高治愈率,并组织大家学习文化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于1951年底评小功一次。

2)调海军第二航空学校政治部时期,担任宣传科文化办公室负责数学组教研工作,既教高年级的数学课,还担任轮训班教员,每周还有二、五两天为学校领导授课,每天都到晚12点才睡觉,充分显示其任务之艰巨,其工作量之繁重,工作时间之长,休息时间之短。故1952年底荣立全校(师级)三等功。

3)1953年是海军二航校重点发展的一年,因机种之变格、攻防技术的改进与海军舰艇的有机配合等必须加速学员基础课水平的提高,因此我调到训练部文化教研室专任数学教员,学员每一个班45人,早上两节学语文,每天上午四节数学,下午备课,晚上改作业,课余时间进行面对面辅导,保证工农兵学员一年毕业,结果取得胜利,而于当年第二次授三等功。

4)1954年我接受一项特别任务,在六个月内将50名工农兵学员,从小学毕业基础,将其代数水平达到高中程度,学完高级方程。每天早晨和上午六节课,下午备课改作业,晚上去辅导、补课,这样繁重的任务,我以极大的压力完成了,故而在航校第三次荣立三等功。

1955年因开展肃反运动,我失去了教学机会而被专案审查。

5)1956年底,转业到巨野县教育局分工负责学校业务与视导工作,于1957年元月报到,便全身心投入教育事业。1960~1965年,经宣传部刘炳波副部长选定,要我负责举办全县唯一的阶级教育展览馆和农业展览馆,由一个有重大历史问题的黄埔学生举办这两大革命展览,却取得全地区(市)效果为首,名列前茅的成绩,无不令人称赞,并参观之,效法之!

1956年,新调教育局副局长解德贵,为清理局内干部队伍,找王登岱副县长同意,将我调到巨野县第五中学当老师,身处十年文革浩劫,又把我从教师队伍中揪出来,当了“阶级敌人”。1972年,我一边接受批斗,一边任高中语文(初中任数学课)教师。1975年落实政策,我回到县政府调到水利局,1987年调水资源办公室,后来提为主任,自此使我精神日益焕发,改革创新逐年发展,成为全菏泽市知名的水资源管理人员。

2、1981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思想光辉照耀下发扬黄埔精神,为水资源管理工作添加了新的活力,为黄埔工作贡献了余生力量。

1)在水利局办公室当副主任,职位不高却负责五项任务:一是文秘档案,专业为县局领导起草文稿,报告、数据和总结;二是制定全县农田基本建设整体规划与实施方案;三是防汛抗旱紧急预案以及具体措施;四是水资源管理之“开发利用”与“开源节流”实施细则;五是依法治水不,妥善管理水利工程,确保生态文明。可以看到我所担负的工作包括了采水用水保水节水、依法治水等的方方面面。因此自1981年到我退休时(1992年11月)的12年间,年年把工作成就都归功予我,并誉我为水利局的“老黄牛”。每年不是“县先进工作者”便是“县优秀党员”。1992年还得到全省水资源科技管理先进奖和全省水利系统先进个人奖,直到65岁才退休。如今,在水利局档案室保存有我二三百万字的文稿、讲话和总结、报告,还留有我经省市审批核准的两册理论与实践结合之作:《巨野县水资源开发利用计划》和《巨野县地下水开发利用规划》,均对平原地区水资源管理具有较好的应用价值,为做好水利工作,提供了有效依据。

2)自1981年~2002年,我担任县政协1~6届政协委员,其中1~5届为政协常委,这是我继承孙中山先生遗志集思广益,参政议政的好机会,因而本着“爱国、革命”的黄埔精神,认真调查,追根求源,关心大局,民主协商,写出自己的提案,如“重视科学,培养人才”,“发展农业生产,加速产供销一条龙”,“保护文化古迹,严禁填坑建房”,“发扬中医国粹,建立巨野县中医院”等,均得到领导与委员们的赞同,而获得三次优秀提案奖。

3)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成立后,我一直是理事会的理事,在省委统战部重视与关怀之下,我所在的巨野黄埔组十分活跃,无论是发扬黄埔革命精神,联络两岸同学感情,促进祖国和平统一,支援灾区受难同胞等方面,都踊跃参加,完成任务。如与台湾学友联系,12名黄埔会员即与15人交往,有的并联线美国。由于我县黄埔联谊工作有巨大成果,2009年我省同学会在孙大川秘书长认可与领导下,与陈镇中会长等親自驾临我县调研,再到济南召开全省亲友骨干会议,重点推荐巨野黄埔工作经验,并赴石家庄与河北省同学会交流(请阅我县座谈会情况汇报及2009年《山东黄埔》第二期)。

4)以黄埔之家风学习雷锋不朽精神。

1953年3月,我的长子降生于世,时值“向雷锋同志学习”,我和贤妻王大蓉同意为子起名欧阳锋,一是响应毛主席号召,二是以黄埔爱国爱民之风学习雷锋好榜样,做有利于民的事情。不久,文革浩劫突起,我嘱咐孩子好好做人,只身在五中接受监视批判。一次,锋儿在路旁拾得一个石臼,被他姐姐知道,责令其送还原处;1970年6月26日,姐弟二人与谢敏一同去上学,孰知谢敏下坑洗澡,落入水中被淹,女儿小萍毫不顾生下坑急救,不仅未救出12岁的谢敏,连自己的小命也葬身水坑,年仅10岁,便成少女“英雄”;“文革”后期,妻子因我而下放,临时在外务工,一日冬夜,她发现门前有数捆羊皮,估计是外贸出口之货,立即以电话通知,果不出所料,乃菏泽外贸汽车所遗,经查点共十捆,每捆200张,按当时价格每张100元计算,她为国家守护达20万元。1988年欧阳振锋奉命到济宁加洗彩照,买车票时,露出一张百元券,被歹徒发现,在临近嘉祥间行使抢劫,锋为保护集体财产与之搏斗,终被劫匪将其两腿刺入两个血窟窿。劫匪迅即逃窜, 欧阳锋匆匆下车,临时包扎,返回巨野时,所想到的是被抢走的200余元公共财物,无法向领导交代,而悄悄躺在床头不去求医问药。次子振宁,2000年夫妻二人奉命下岗,没有工资,欧阳宁为继承父亲未竟事业,争取有幸复岗,竟在水利局无薪开车整整十年,成为别具特征的“无私奉献”,耽误了十岁时光。

 

其他情况

1.如何看待黄埔经历?

在我看:黄埔精神就是孙中山革命精神之集中体现。

孙中山出身普通农家,为了革命舍生取义,为了祖国,不惜牺牲 如以“爱国,革命”言之,则见其“革命”之动机是“爱国”,“爱国”之行动为“革命”,“相辅相成”,“言简意赅”,但依孙先生全部革命史观察,却很难体现其革命之深度和最高目标。如三大政策,国共合作,建国大纲,建国方略等,这都是孙先生寄希望于黄埔军校师生之所追求与实现之的。因此,我个人认为黄埔精神,依孙中山先生与共产党联合创建之意,就是“热爱祖国,献身革命,亲爱精诚,复兴中华;和平奋斗,世界大同”,此24字是否正确,敬请诸位政治、历史和军事专家商榷。

2.建议恢复与重整黄埔军校同学会,更名为黄埔军校联谊会。

1)原黄埔军校同学会因限于“同学会”的范围,因而三十年后的今天,已自动消失。反之当时被民政部批准而成立的十八个其他群众组织,如科普协会、妇女协会、海外联谊会等却依然保留新陈代谢、欣欣向荣。可见,为传承中山先生遗志,永远发扬黄埔精神,就应吸纳黄埔子弟、亲属、朋友,尤其原来已承认台湾凤山军校为黄埔学生以及其亲属及海外友好等,只要其爱我祖国,爱我中华就可参加。如聂荣臻元帅之女,周总理之侄,左权将军之女,我省李仙洲之子,台湾的林毅夫,禹城的刘锡潜等不都是联谊会负责优秀人选吗?

    2)革命尚未成功,全国尚未统一,必须再接再厉,进一步巩固与扩展黄埔联谊会这一统战平台,将其伸展到台湾军队之中,欧盟之内,美国之域,重树孙中山先生理想之丰碑,再展黄埔精神之荣耀!

3)为黄埔亲友增强一道使命感,为各级政协增加一支防腐军。如果国共能进一步团结合作,黄埔联谊会归各级政协领导,他们则可依照章程对我党政军的工作进行监督,无形中增加一道反腐防线,,并能鼓励这一组织爱国爱民的使命感日益增强,真正成为中华民族的中坚力量,其实黄埔亲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者比比皆是,如我县原巨野镇经委副主任赵凌(登载全国黄埔2004年第二期),中华孔子学会会员,全国谢氏宗亲名誉会长谢小品,山东全省十佳台属企业之一的巨野信合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魏衍廷等都十分优秀,并超过他们的长辈,组织其深化改革,携手并进,为祖国、为人民、为山东的发展增加一支生力军 ,何乐而不为?

2013年6月16日(校庆89周年)

严重骨伤中,强力完成。笔者

分享到:
上一篇:宋士岳
下一篇:李仙洲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