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华:我的黄埔军校情缘

发布时间: 2017-05-09 14:50:48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           字体:【

 

  ▲ 1947年7月至1949年9月吴昌华在黄埔军校学习时的照片

 

▲吴昌华在湖南常德德山乾明寺的创作室(2008~2013)

 

吴昌华代表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在85周年校庆时讲话,摄于济南珍珠泉宾馆(2009年6月16日)

黄埔世家

我名叫吴昌华,中学时名昌期。湖南省桃源县人,1932年1月17日生于洛阳,小名洛生。属猴。我算是黄埔世家子弟,父亲吴起舞黄埔军校4期毕业,是大陆最后一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四叔吴兴琪是空军机械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小叔吴启文是黄埔军校17期毕业生;我哥哥吴昌明是黄埔军校24期学生。我的女儿吴爽,1995年毕业于湖南黄埔外国语学院。我兄弟姊妹8人,有2个妹妹在美国,1个在台湾。在大陆的5人均为国家干部。

抗日战争时期,我从小随父亲过着浪迹天涯的军旅生活。先后在长沙、遵义、桂林、桃源上小学。在宝鸡、成都上中学。1947年7月,我在四川成都上黄埔中学高中一年级时,由父亲保送我到四川新都黄埔军校预备班(它的前身是陆军军官预备学校)学习,预备班招收初中毕业的青少年,以学习高中文化为主,兼习军官养成教育,文武兼备,为国家培养合格的陆军预备军官。当时班主任是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的桂乃馨少将,后来由黄埔军校第5期毕业的徐幼常少将接任,驻地为川西佛教圣地宝光寺,同学有800多人,人们戏称为“宝光寺的八百罗汉”。 在预备班的一年多里,我从一个文弱书生变成了一个体魄健康、肌肉发达的预备军官。养成了军人的生活作风,动作敏捷,说话果断,意志坚强。而且严格要求自己: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嫖娼的良好品德。经常从新都步行40华里到成都看电影,然后原路返回营地,第二天照常操练不误。预备班广东、广西同学很多,我的同桌是一位从香港来的华侨子弟,英语水平很高。我向他求教,用英语交谈,后来我用英文写日记,英语老师是曾在英国大使馆任过职的华西大学退休教授,因此培养了许多文武双全的预备军官,这些人都是国家栋良之材。

1948年春,我在预备班毕业后,整体升入成都黄埔军校22期步兵第3总队学习。少部分同学转入工科。我分在1大队5中队。总队长仍为黄埔军校4期毕业的桂乃馨少将,大队长是黄埔军校9期毕业的卞鸿泮上校,中队长谢秉中,14期毕业生,区队长为18期毕业生。半年的入伍生强化训练,上等兵待遇,然后转入军官养成教育,享受士官生待遇。

在学校学习课程有:《战略学》、《战术学》、《兵器学》、《世界战史》、《筑城学》、《地形学》、《三民主义》、《建国大纲》、《步兵操典》、《孙子兵法》、《社会主义教程》、《哲学大纲》等。另外就是野外实习,步兵操练,单杠木马剑击、实弹射击、急行军、夜行军。毕业前举行一次规模庞大的红、蓝军实战演习等。

在成都北较场学习时,解放战争打得难解难分。国民党的半壁河山已拱手让给共产党。当时我才16岁,童稚无知,父命难违,也不知今后前途如何?与同学们谈话时,稀里糊涂的戏称自己是“末代的天子门生”。 当时蒋介石仍是名誉校长,黄埔军校1期毕业的关麟征为校长,以后由张耀明为校长,教育长为吴允周,政治部主任为王锡钧。他们在临解放前,弃校逃往台湾,我们称张耀明为“送终将军”。 我遵父命, 走了一条我本不该走的“不归路”,结果为蒋家王朝“陪葬”,青春年华付诸东流。以后慢长的岁月,要为此“原罪”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终身不能自拔,影响颇为深远。

当时22期3总队有“黄埔四公子”之称。我仰仗父亲在黄埔军校的显赫地位与权势,也挤身“将门之后”。另三位是白崇禧(国民党参谋总长)的侄儿白先义,曾任南京卫戍总司令的黄埔2期毕业的覃异之之子覃缵绪,号称“南天王”的广东省主席陈济棠的十公子陈树柏。

1949年9月白先义到了台湾,后因李宗仁回国而以上校军衔退役赋闲;覃缵绪解放后考入大学,毕业后从事汽车制造,退休前任东风二汽质量总工程师;陈树柏在美国获电子技术学博士学位,曾任美国加州圣地·卡勒拉大学电机工程系主任、教授,遵父命回大陆协助创办深圳大学,受到邓小平的接见。当年红军长征时,陈济棠让出一条路,使红军主力顺利南下转移,共产党不忘旧情。旅美的陈济棠临终前,嘱咐儿子回大陆参加经济建设,为祖国增光。

在黄埔军校学习的两年零七个月,我锻练了身体,丰富了知识,但缺乏政治敏感,对当时的形势变化一无所知,等到1949年9月,我们22期3总队毕业前夕,共产党已经解放了大半个中国,我才知道我进的黄埔军校已是日暮途穷,到了非变革不足以生存的地步。我感到我是误乘“末班车”, 非常沮丧。

 

起义新生

1949年9月,我从黄埔军校22期毕业。3总队800多名同学中,有200人分配到台湾。如我在预备班的湖南同乡黄幸强,赴台后官至国民党军副总参谋长,陆军上将军衔。我父亲将我分在国防部警卫团。他不愿我赴台湾,认为在国防部警卫团最保险。他时任黄埔军校训导处处长,即原政治部主任(原主任王锡钧调任第7编练区中将司令)。当时国防部警卫团已从广州迁到重庆,我们一共8人分配到国防部警卫团。后来重庆解放,我们8人就偷偷离团回到成都黄埔军校,参加了黄埔军校的起义。

1949年12月,我在新都与父亲重逢,他与黄埔军校教育处长李永中少将、黄埔军校特科总队总队长肖平波少将、第24期总队长徐幼常少将等,率黄埔军校教职员工、官兵学生1万6千余人,在四川郫县、灌县、青城山等地,随川康将领刘文辉、邓锡候等的部队,宣布脱离蒋介石集团,起义回归人民怀抱。

起义后,我父亲在成都受到贺龙(湖南同乡)、周士第(黄埔军校1期毕业)等解放军领导的接见。解放军18兵团61军政委徐子荣、军长韦杰要我父亲到新都负责收容离散的黄埔军校起义教职员工及学生,新都城内挂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官学校”的红字大招牌。黄埔军校23期3总队全体学生,全幅武装整队开进新都县城。

我父亲与军代表协商,并将我们8人安排到新都宝光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兵团随营学校学习。我又重回宝光寺,每天暮鼓晨钟,与佛僧共同生活在寺内,他们诵经超度,我们改造思想,各有所求。

1949年12月至1950年6月,我在随校学习结业,分配到川西军分区教导团二营四连任文化教员,同年11月上级通知,一是进藏,二是抗美援朝,三是复员回乡。三条路由自己选择。我决定同大哥吴昌明以解放军排级干部身份复员回湖南桃源。12月在常德考入湖南省财贸干训班学习,毕业后参加地方工作。我分在常德行署工商局任科员,大哥分在专区粮食局任职。从此走上革命道路,直至退休。

1949年12月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命运转折点。这年我才17岁,人生前途未卜,不知今后如何面对?好在我父亲被刘伯承元帅选中,由重庆西南军大高级班调往南京,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教员,培训解放军团以上干部,以通讯为专业,继续他的军事教育工作。我父亲曾任国民党通信兵团副团长,是国民党通信兵的元老级人物。1955年解放军军衔改革,他转业到山东从事黄河水利建设工作,直至1969年因病逝世。我一生受先父的影响最大,这是我终生难忘的。

 

为黄埔贡献余热

1949年12月参加革命以后,长期从事政权建设,1953年在常德参加了共青团(当时称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为创建共和国的国营经济贡献了力量,从“粮食统购统销”、“三反五反” 到“对资本主义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每个运动都站在最前列。

虽然在20世纪50年代、60年代经历过“整风反右”、“文化大革命”运动,受到冲击,但终究党为我落实了政策。在外飘泊了22年后,于1978年,我又回到湖南省常德市商业局任科员,1980年因照顾夫妻关系,从常德市调到山东德州市陵县卫生防疫站任宣教科主任,改行学医。

我从一个医士逐步晋升为健康教育副主任医师,是全凭自已的发奋努力,自强不息。我在职考入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健康教育专修班,取得医科大专学历;1984年至1988年,又参加了山东高教自学考试,先后取得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9门专科结业证书(11门课及格,国家承认为大专学历)。

在预防医学领域,我取得显著成绩。20世纪80年代我在国家级、省级专业刊物发表健康教育方面的学术论文20多篇,先后荣获中央、山东自然科技优秀论文证书。

1984年8月,我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92年和1994年两次被中共陵县县委评为模范党员。

老骥伏枥,为祖国和平统一而努力,成为我1991年退休后的主要任务。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致力于黄埔军校同学会的工作。1989年4月,我加入黄埔军校同学会,从1999年起,被选为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第二、三届理事,兼任山东德州市联络组副组长、组长。本着“亲爱精诚”的校训,我联络海内外黄埔同学,建立感情,鸿雁传书,致力于和平统一大业。

2005年我被《山东黄埔》聘为编委,也经常在《黄埔》、《山东黄埔》等刊物发表文章,前后共有30多篇。如2005年撰写的论文《论黄埔同学会在促进祖国统一中的历史使命》一文,荣获中共山东省委统战理论调研宣传“四新工程” 理论研讨成果优秀奖。2006年8月,我撰写的论文《试论黄埔同学在反“台独”促统一中的特殊优势》一文,列为当年山东省统战理论调研课题入选征文上报,在华东6省市统战理论会上交流。

尤其是《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变迁》(黄埔双月刊1992年4期发表);2007年纪念“七七事变”70周年《黄埔》杂志征文,我写了《“七七事变”后的90个日日夜夜——追忆先父吴起舞在军事委员会的往事》(黄埔双月刊2007年第4期刊载;百度网2009年12月转载) 。

1988年8月,徐向前元帅为《黄埔》杂志题词:“为黄埔同学立言,为祖国统一尽力。”。我受到启发,于1991年退休后,就萌发了想为黄埔写点什么的意愿。2001年,我广泛搜集资料,反复考证史实,摒弃史家偏见,仿照《水浒》章回小说体例,撰写了国共两党108位黄埔将帅叱咤风云、征战沙场的传奇故事。

长篇纪实文学作品《黄埔风云》,全书93万字,分上、下册, 2002年2月由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此书荣获国家图书馆“超星网”2002年度全国畅销图书前50名的排行榜,至今市场有6种盗版。《黄埔》杂志于2006年至2009年精选54章连载,并在网上流传。以文会友,从而结识了许多新老黄埔学友,赠书还要贴邮费,前后200多套书耗资5000多元,在所不惜。

2005年8月,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我与黄埔同学王延周合作,他口述,我整理的一部32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作品《一位空战老兵的非凡人生》,由山东文联主办的大型文学双月刊《时代文学》2005年第8期全文刊登。此书荣获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2005年度“报告文学特别奖;2008年12月又荣获中共山东省委、省政府颁发的《泰山文艺奖·报告文学一等奖》”。2009至2011年在《黄埔》杂志连载,影响海内外,网络上纷纷转载,造成轰动效应。

2005年9月3日,王延周代表山东参加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大会,大会安排王延周在主席台就座,与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握手,并赠书留念。

在退休的岁月里,我笔耕不辍,1997年撰写的旅游工具书《节海导游》,由山东友谊出版社出版发行。此书成为旅游专业的必修课,内容丰富,365个改革开放后的新办节日的背景资料尽收眼底。

2008年创作了一部以家史为素材的《世外桃源——一个名门望族的兴衰史》,展现了神州大地波澜壮阔的风云变幻,向故乡湖南省桃源县中共党史办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献资料,为研究大革命时期湖南农民运动、共产党创建充实了佐证史实。

2009年6月19日,应《山东商报》记者向萍、李解的电话采访,该报以《吴昌华:黄埔生活的点滴记忆》为题,谈了“那些黄埔事,那些山东人”的许多黄埔经历。当时正是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热播之际,引起了众多热心读者的追捧与访谈。我还撰写了一篇《德州的黄埔生,你在哪里?》,追寻他们当年冒着生命危险,南下广州考黄埔军校的伟大救国抱负与在抗日战场上的英勇杀敌义举。

2011年,我创作了一部长篇小说《新官场现形记——左得奇外传》,鞭挞与讽刺极左路线及传统思潮对改革开放、经济建设的危害,重申1992年1月17日邓小平《南巡》箴言:“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江泽民1992年曾说:“1957年起20年间的错误主要都是左。”,小说在互联网上传播,关心国家大事,捍卫来之不易的经济建设成果。

2013年4月, 我的名人传记作品《周恩来与黄埔军校》几经周折,终于与台湾凌零图书出版社签约,今年7月出版,也将成为海内外黄埔同学的一件大事,他们都关心本书的出版发行,以纪念这位国共两党都爱戴与敬重的黄埔军校资深政治部主任。

 

黄埔情未了

1984年我加入黄埔军校同学会后,与黄埔前辈老师、学长,同期同学及黄埔师弟、二代子女广泛建立了书信联系,尤其是港台及旅美同学,我是来信必复,亲切关怀,联络感情,为统一祖国做一些添砖加瓦的工作。从“天下黄埔是一家” 这个角度出发,广泛联络黄埔同学,取得了圆满效果。

我与22期预备班的台湾同学、湖南老乡黄幸强书信往来不断,并赠送《黄埔风云》一书。他官至台湾副总参谋长,上将军衔,曾任凤山军校校长,他来信说:“在《黄埔风云》一书中,充分显示吾兄笔耕之造诣与论述之严谨。尤在资料蒐集方面,在想像中颇费时日,在取舍之间难作定夺。忆弟任陆军官校校长时,为编写《六十年校庆》之艰辛,台湾对官校之史料保持完整,更应视后期学生之承传。兄之巨作可读性极高。令人所憾者,两岸分裂非国人之福……”。

我与旅美同学、原台大教授严静恺;同期同学、香港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张扩强、北京同学何南生、张家忠;广西同学桂调元;湖北同学覃缵绪;陕西同学李多丰;湖南同学王永泽、彭永、阎明;山东同学李振仑、骆锦灿、王延周、张荣祥、郭毅杰、陈镇中、邱零、欧阳纪声、王建、傅汝有;四川同学刘广渊、龚存义、吴叔明、康存惠等,均保持多年的书信往来,交流学习心得,为和平统一祖国而鼓与呼。

在黄埔二代情方面,我与吉林市第12中学女教师毕惠敏如同父女。她父亲毕东明是我的黄埔同学,1949年在四川富顺起义后,与家人失去联系。毕惠敏寻父心切,我为她的孝心所感,代她登“寻人启事”, 遍访海内外同学,虽无结果,但结下忘年之交,以尽到黄埔同窗之谊。

黄埔军校七分校19期学生李源之子李旭东,是甘肃瓜州文联秘书长,敦煌文化学者。他在《黄埔》杂志2005年第6期发表了“往事回首”的文章《蒋介石选我上黄埔》,以追忆先父的抗日经历。正好该刊登了曹树青、郭志宏写的《文缘间的岁月——记纪实文学作家吴昌华》一文。李旭东因慕名与我联系,两人成了莫逆之交。

我青年从军,进入黄埔军校学习,培养了吃苦耐劳、发奋图强的精神,锻炼了强壮的体魄;中年从医,悬壶济世,不治已病治未病,普及健康教育,为预防医学贡献力量;晚年从文,为黄埔同学立言,先后出版有关黄埔的著作、论文多本,共计300万字问世,编辑《吴昌华文集》共12卷。我的事迹先后由《中国专家大辞典》(第11卷)、《中国老年人才库》、《中国当代诗词艺术家年暨历年精品荟萃》等收录。有多家报刊、电视台采访报道,好评如潮,但我深感愧疚,觉得黄埔先烈为国捐躯,我的事绩不足挂齿。

 

黄埔精神代代传

1924年由国共两党创建的黄埔军校,到2014年就步入90周年大庆。在20世纪和21世纪的近百年中国近、现代革命史上,黄埔军校师生为东征、北伐、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立下了汗马功劳。国共两党培养了一大批党政军领导及著名将帅,都出自黄埔军校。因为黄埔军校是孙中山“以俄为师”创办的,开创了军队政治训练之先河。国共两党继承了黄埔军校的优良传统,铸就了伟大的黄埔精神。这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它是用千万黄埔烈士的生命换来的,在当今新的历史条件下,在海峡两岸企盼和平统一与国家经济建设的进程中,仍然需要继承与发扬这种精神。

我认为传承黄埔精神有三方面的内容:一是发扬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甘愿为革命事业献身的精神;二是不图升官,不求发财,只知救国救民的牺牲精神;三是统一意志,亲爱精诚,全心全意为民族复兴的开拓进取精神。弘扬黄埔精神就是发挥正能量,激发全国人民奋发图强,在党的领导下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努力奋斗!

2013年5月,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与山东大学人文学院联合开展山东黄埔史料整理与研究工作,这是抢救黄埔革命历史,为齐鲁大地保存一份珍贵史料,这项工作刻不容缓,迫在眉睫,如果再不进行,一些尚健在的黄埔老人会感到终生遗憾。

我建议:

第一,抽调得力干部,组织专门班子,加大力度,全力以赴,当作2013至2014年度省黄埔同学会的一项主要任务落实到位;

第二,动员黄埔同学及其家属子女共同参与,尤其是要依靠黄埔二、三代亲属协助,帮助其父辈或祖父搜集整理有关黄埔的文献资料及现存口述资料与音像资料,以供课题组派专人来拍照复制与录像;

第三,黄埔军校同学会与山东大学人文学院联合开展这项工作,是对历史认真负责的态度与表现。因为现在黄埔老人均已进入髦耋之年,健康状态不佳,记忆力减退,许多历史事件不可能记得清楚明晰,这就需要进行历史背景资料的检索与考证,以防谬误。

我今年已81岁高龄,还能参与这项重要的工作,感到十分荣幸。虽然不能如年轻人一样东奔西跑,上门采访,服务到家,但还是可以力所能及地从史料上、文字上提供意见,尽量使这项任务圆满完成。

我本人现在保存有湖南省档案馆编印的《黄埔军校同学录》一册;《黄埔》双月刊合订本(1984年至2013年)30多册; 以及有关黄埔建校的录像光盘若干个; 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一、二、三届理事会文件及纪念品、合影照;拙著《黄埔风云》、《一位空战老兵的非凡人生》、《世外桃源》、《节海导游》、《吴昌华文集》(12卷)以及各种奖状、奖杯等光盘及书籍、影集等资料,可供拍照、复制及摄像。只要对这次文献资料整理有用,皆可无偿捐献,以表示对山东黄埔军校同学会的诚意与支持。

我因丧偶与湖南常德胡芸香女士结伴,相约在山东、湖南两地轮流居住,各为期一年。2013年正好是住湖南,因此,许多信件及《黄埔》杂志皆寄南方。如果山东黄埔同学会因工作需要,我可随时听从召唤返回山东。

联系信箱:wuchanghua1132@yahoo.com.cn. ( 雅虎邮箱 )

        wuchanghua1132@aliyun com.  (阿里云邮箱)

联系电话: 湖南省  固话0736-2913621 ; 手机: 18973668545

        山东省  固话 0534-8224891; 手机:15244196715

联系地址:湖南省常德市德山乾明寺社区(七一厂)37栋3单元301户胡芸香转。邮政编码:415001

          山东省德州市陵县世纪家园(一期)38号楼1单元301户吴昌华收。邮政编码:253500

  

分享到:
上一篇:张振华(张海峰之父)传记
下一篇:王健:参加潼关之战和中国远征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