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华(张海峰之父)传记

发布时间: 2017-05-09 15:01:2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           字体:【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张振华1916年5月26日出生于蒲台县,1986年4月12日因心脏病突发救治无效病逝于家中。享年70岁。

    我的父亲1932年在蒲台弘文学校毕业后考入济南师范。1934年联合他的同学们投笔从戎后又考入黄埔军校。1936年毕业于西安七分校军官总队第十二期。胡宗南时任党部主任,王超凡任书记兼政治部主任。毕业后调至第五战区59军、38师黄维纲作战处任作战参谋。参加了以徐州为中心的江苏、山东、安徽、河南等省抗击侵华日军的作战。徐州会战期间父亲所在的中国第五战区部队与日军华北方面军、华中派遣军各一部,在以江苏省徐州为中心的津浦(天津至浦口)、陇海(宝鸡至连云港)铁路地区进行大规模的防御战役。

    1938年2月下旬至4月下旬,历时50余天。日军第五师疯狂的与驻守山东临沂的第二军团第40军庞炳勋部开战。双方从9号打到三月12号的下午。40军有些支持不住了的时候,被援军张自忠59军昼夜疾行军及时赶至解围。奇袭板恒师团,死伤近两万人。取得鲁南反击战的胜利,成为徐州会战的续战。父亲所在38师15000人仅剩3000人,战况之激烈、牺牲之惨重。令父亲回忆时仍不能释怀。说:连当时的日军战斗详报也发表文章,中国军队战斗精神使他们极为钦佩。

    经过徐州战役后38师撤至大别山南麓,参加武汉会战战役,之后退到汉水西边的宜城一带进行整编。因部队减员严重,在不断的补充兵员。1939年5月随枣会战。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由宜城渡汉水率父亲所在的38师和刘振三率领的180师,共五个师(仅20000人兵力)截击日军。由于日军第3与第13师团已于8日会师,第39师团亦已占领枣阳,于是张自忠在11日亲率部队往北追击,以求截断日军退路。为避免此一结果,日军第13与第39师团便往南正面攻击张自忠的部队。13日,由于第179与第180师为日军所阻,因此张自忠命我父亲所在的第38师为左纵队以接应第179师,他率第74师与骑9师的四个团为右纵队,以接应第180师。日军以第39师团攻击右纵队,在15日将张自忠与第74师围于宜城南瓜店,我父亲所在的38师闻讯赶往南瓜店救援,被日军截住,进行了反复冲杀,双方伤亡很大,靠不上去。张自忠司令阵亡的那几天、宜东城、枣阳西、汉水西岸。中日两军官兵在方圆数十里的战场上双方杀红了眼,阵地上敌我双方尸横遍野、血满鞋口,江水是红的,半边天是红的。黄维纲师长带着部队拼死赶到时,张司令已血战殉职。38师悲愤不已。黄维纲师长找到张自忠遗体后迅速电告33集团军司令长官李宗仁。并护送其遗体回司令部。此战我父亲与黄师长都多处负伤。

张自忠司令牺牲后,部队进行了整编33集团军整编至第二集团军。孙连仲任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黄维纲由师长升任为59军军长。

父亲又跟随黄维纲军长参加了1941年的豫南会战。后黄维纲于1943年8月3日逝于湖南南漳前线,终年46岁。

黄维纲军长是我父亲最敬爱的首长,父亲跟随他征战多年,对他的感情已胜过亲人。他的去世让父亲在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加上旧伤复发住进了医院。

父亲回忆说:常德会战后部队又进行了大的整编。随后33集团军由第五战区整编给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是陈诚(孙连仲代),父亲所在的59军又回到33集团军,军长由黄维纲的老搭档同是33集团军59军180师师长刘振三接任,父亲被编入暂编第34师任师长。

1944年父亲被调至第八战区,第八战区司令官朱绍良、副长官部傅作义。傅作义当时指挥着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邓宝珊部的6个军,其中有2个骑兵旅、6个骑兵师,1个炮兵团,9个新编、暂编师。父亲跟随傅作义将军直至新中国成立。后申请组织并得到批准,解甲归田。征战半生后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

    父亲经常教育我们兄妹五个说,今天的和平年代是无数先烈用鲜血换来的,要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不虚度每一天,快乐的接受生活的考验与馈赠。父亲的前半生,戎马生涯,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后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过上了平静的田园生活,他感觉无比的幸福。常常深情的对我母亲说;‘吃着你做的饭、喝着家乡的水、足矣’。他很爱我们,很喜欢以身示范教我们学不喜欢干的农活。我妈总爱笑着叫他“农业家”。妈妈还表扬爸爸说:“虽然没学过种地,但种花花香、种果果甜。种什么都长得很好”。爸爸问我三哥:“爸爸为什么总能得到妈妈的夸奖?”我三哥的回答到现在想起来还是一个幸福的笑谈。她说“我要娶我妈妈,当我的爸爸,我妈就天天表扬我了”这句话成了妈妈现在最最美好的记忆。爸爸凡事都会去认真做、用心研究、肯付出,很完美。

父亲说,人的一生会各有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做官有做官的责任,种地有种地的学问、守住自己的本分就是最大的福气。

父亲的一生是完美的一生,不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不论是贫穷还是富有,父亲淡泊名利,德高望重,乐观而积极,深受大家的爱戴。

分享到:
上一篇:无
下一篇:吴昌华:我的黄埔军校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