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本壮与青岛解放

发布时间: 2018-04-09 10:40:05   作者:刘广皎             字体:【

 方本壮(1918-2003),安徽桐城人,黄埔军校(洛阳分校)第十四期毕业。19491月任国民党第754团上校团长时在青岛惜福镇率部起义。先后任人民解放军胶东军区独立团团长、胶东军政干校训练处副处长、步兵学校训练部筑城系主任、济南市民政局办事员、济南市精神病院疗养院副院长、济南市联社织毯厂副厂长。1986年任山东省人民政府参事。曾任民革济南市委常委,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等职。

1948年下半年,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解放军相继发动了辽沈、淮海和平津三大战役,全歼国民党东北守军,华北、华东和中原的国民党军即将被歼,解放军渡长江,解放全中国在即。此时,作为南京国民政府特别市的青岛,是国民党在长江北岸唯一的海军基地。为保住这条海上重要通道,派重兵把守,层层设防,以期苟延残喘。因此,解放青岛的重要性和艰巨性显而易见。1949年青岛解放前夕,国民党第32252754团审时度势,响应共产党的号召,弃暗投明,举行起义,给国民党第十一绥靖区青岛外围防线撕破了一条难以缝合的口子,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给敌人以沉重打击,对瓦解敌军和顺利解放青岛产生了重大影响。而率领这次起义的就是时任754团上校团长,现任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省政府参事方本壮。

方本壮,原籍安徽省安庆市杨桥镇龙庄,1918年生于济南,五岁读书。还在上小学时,就听了家长和老师讲述有关朝鲜、印度亡国的悲惨历史。稍大,亲历了济南“五三惨案”及亲悉九一八事变等国耻事件。高中毕业后,在青岛政记轮船公司做工,又亲受过日本船长的奴役和打骂。这些都使他深深感到,国家衰败、人民受辱的切肤之痛。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大举侵略中国,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为挽救国家危亡,年仅19岁的方本壮,毅然“弃工从戎”,考入黄埔军校(洛阳分校)第十四期,翌年秋毕业。1939年,被派往山东保安第1旅,任参谋、队长、营长等职。1942年春,该旅旅长姜黎川接受了八路军联合抗日的建议,率部移驻胶东抗日根据地。当时,方本壮任该旅1团副团长,经常同八路军联系军务,结识了许多革命同志,对共产党、八路军有了初步了解和认识。尤其是根据地广大军民高昂的抗日热情,使他受到很大教育和鼓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471月,蒋介石为了加强其在山东的反共阵地,命令李仙洲率领第28集团军十万人马离皖入鲁。姜黎川被其所诱惑,便背信弃义,于是年夏投李。

方本壮对姜黎川破坏“联八(路军)抗日”的大好形势深感遗憾和不满,但也无能为力,只得相随其后。同年秋,升任该旅2团团长。

抗战胜利后,姜黎川的部队被改编。方本壮所在团几经改编,1948年夏,被编入国民党第32252师,任754团上校团长。因与军长赵琳政见不合,赵一直存心寻找借口撤换他。随着解放战争的进程,方本壮经常收听新华社新闻,逐渐认识到蒋介石政权的欺骗性、反动性及其腐朽没落的必然性,从而动摇了他的“正统观念”。特别是济南战役后,山东局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孤栖青岛的国民党军政要员惶惶不可终日,军队士气低落,人心涣散,厌战情绪剧增。吴化文率部起义,使方本壮更加坚定了挣脱反动军队的羁绊、率部投奔解放区的决心。但怎么才能与共产党和解放军方面取得联系呢?他一时找不到门路。为此,深感焦虑和苦闷。

就在方本壮无法与共产党取得联系时,策反方团起义的计划,共产党早就开始实施了。济南解放不久,华东军区联络部派人与济南恒大商号副经理刘子恒取得联系。刘子恒是方本壮的二表哥,两人关系甚密,是至交。以往,他经常在胶东地区经商,与那里的共产党组织有过多次联系,并将物资运往解放区,做了不少有利于共产党的工作。此时,刘子恒正好在青岛办理商务,有机会与方本壮晤谈。他当即答应鼎力相助。为了便于就近联络,加强对起义的领导,华东军区敌工部将其介绍到中共青岛市委。

当时的青岛是敌占区,党的组织处在秘密状态。所以青岛市委对外称是“胶东工商管理局经济调查大队”,驻地在五龙县(今莱西)的马家坡。下设有秘书、民运、社会三个组。为适应对青岛市区派遣和情报工作的需要,在青岛东部沿海港口及青岛以西沿边地区建立了一批社会化的秘密联络站和联络点。10月初,刘子恒等来到平度县南村,这里是中共青岛市委社会组秘密联络站驻地,社会组组长衣吉民以胶东军区某部负责人的身份会见了他们,听取了他们的汇报,并作了具体指示。这项任务交由刘子恒去完成。临别时,衣吉民对刘子恒说:“你见到方本壮后,可以明确告诉他,共产党解放军不计前嫌,真诚地欢迎他弃暗投明,我们保证起义官兵和眷属的安全。部队起义后,可以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再去为人民立新功嘛!”刘子恒受共产党和人民之托,一路风尘,赶到754团驻地纸房村,向方本壮坦诚地讲了此次来的目的。方本壮喜出望外,庄重地说:“请二哥转告共产党方面,从今天起,我听从共产党的指挥,坚决起义!

此后,约两个月,即19491月中旬,刘子恒风尘仆仆再次来到纸房村,带来了中共青岛市委的指示,请方本壮立即亲赴南村,共同商定起义的具体方案。方本壮深知,这样做是起义前应该和必须进行的一项工作,免受或不受损失。但同时觉得,若由自己亲自出马,又甚为不便。因为当时国民党军政内部已加紧控制,作为一团之长离队时间一长,必将引起上司生疑。这是关系全团官兵生命和前途的大事,必须慎之又慎。经反复考虑,并征得刘子恒的同意,决定做好副团长张德义的工作,由他代行。张德义,性情直爽,为人诚恳,与方本壮虽共事不久,但在感情上很合得来,对重大问题的认识也颇为一致,但这次能否赞成起义,方本壮还没有十分把握。为了摸清张德义的态度,入夜,方本壮特意去他的房间与其同榻睡眠。两人从当时的形势谈起,一个有心,一个无意,越谈越热乎。方说:“现在,第32军已开始集中家属,声称为了应变,其实质就是作为我们这些人的人质。这很可能是南逃的预兆,咱们该怎么办?”张表示:自己不是军校出身,没有什么前途,如部队南窜,他坚决不走。方本壮趁机向他交了底,并陈说应尽快设法与解放军搭上关系,张德义完全同意。于是,方本壮便把去解放区面谈起义的任务交给他去办,他愉快地接受了任务并表示坚决完成。接着,两人便磋商了面谈的有关向题。翌日拂晓,张德义换上便装,与刘子恒一起,由方本壮亲自驾驶吉普车送往即墨城北四五公里外的营上村,由此步行北去。

在南村,张德义受到衣吉民等领导同志的热情接待,双方郑重地进行了有关起义事项的会谈。衣吉民向张德义阐述了人民解放战争的发展和淮海战役的进展情况,国民党已处在全线崩溃的前夕,全国解放在即。并对方本壮和张德义能够认清形势,以民族大义为重,响应共产党的号召毅然率部起义表示赞许和支持。张德义向衣吉民等详细汇报了754团的兵力、装备、布防、官兵思想动态和驻地周围的国民党军队兵力部署等情况,并代表方本壮表示坚决起义的决心和请解放军派人掌握部队的要求。衣吉民听完汇报后,以胶东军区的名义对张德义说:起义的时间应在解放青岛的战斗打响之日为宜,那样可以给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当前要抓紧做好两件事:一是要做好军官的思想转化工作,多争取一些人;二是要提前安顿好官兵眷属,以解后顾之忧。关于派干部掌握起义部队一事,鉴于解放军准备挥师南下,眼下一时抽不出干部来,起义部队仍由方本壮、张德义自行掌握。起义前及时联系通报,解放军将派部队接应。最后,衣吉民希望他们能够积极努力,谨慎工作,为青岛的解放做出更大贡献。

125,张德义从南村返回。为了避人耳目,第二天早饭后,方本壮和张德义悄然驱车去了即墨城,走进一家大烟馆,要了一个单间,以烧鸦片做掩护进行密谈,并吩咐卫士做好警戒。其实,他俩都无此恶习。在这里,张德义向方本壮汇报了此次之行的主要情况。方本壮听完汇报后,顿觉眼前一片光明。于是,对下一步的活动作了一些打算。不久,事情发生了突变。张德义神色紧张地从他的办公室跑来说:“团长,我从团里上尉军需丁振宇口中得知,你已调任军部副参谋长了,新任团长明天一早到职。”方本壮听了一愣,意识到酝酿起义的事,尤其是张德义的解放区之行,很可能已为他们所发现或怀疑。他们想先来个“调虎离山”,然后再进行深挖细追问罪。联想到郑瞎子的行迹,证明自己的判断是对的。此时,张德义建议马上行动。方本壮非常冷静沉着地说:“看来,事情已经到了紧急关头,与南村方面联系已来不及了,只能靠我们自己随机应变地进行处置。我同意提前起义,但要确保起义成功,一定要考虑周密些,以免发生大的失误”。随后,他和张德义便认真研究这次起义的有关事宜。首先分析了当时的有利和不利因素及其对策。其有利因素:一是起义是正义之举,人心所向,必将得到全团官兵的支持,只要行动迅速,方法得当,就会赢得胜利。二是官兵多数是胶东人,不愿离家南撤,为蒋介石卖命。三是大多数官兵长期驻防青岛地区,熟悉这里的地理环境,有一定的夜行军和作战经验。四是第754团是第32军的主力团,装备比较优良,除步枪外,均为美式武器,部队有较强的战斗力,而且大都是方本壮的老部下,团结一心,便于指挥。不利因素也有四个:一是时间紧迫,难以同解放区联系,得不到解放军的援助。二是第754团处第32军防区的核心部位,距军部、师部驻地分别为八华里和三华里,周围还有两个师和两个团的兵力,行动稍有不慎,将陷于重围。三是起义前的准备工作尚处于秘密状态,官兵的思想尚未统一,尤其是刚调换的两位营长系74师残部,派来的新闻主任和一名干事系特务,为心腹之患。四是大部分官兵家属都住在青岛,多数被集中在军部划定的住居内,这对全团官兵的思想影响很大。经过这番详细分析,方本壮和张德义心里有了底,对提前起义树立了信心。接着,他们又研究了行动方案:从纸房出发,一直向东北方向前进,途经即墨城东二十华里外的四社山和莲花山之间敌防区,绕过国民党守军的几个重要据点,行程约六七十华里,方能到达解放区。如有干扰,要且战且走,不能恶战,力争拂晓前突出敌区。

此时,近晚10时。事不宜迟。方本壮先把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三营长丁友孚叫来,直截了当地向他讲明这次起义的意图及其任务,指定他为行军途中前卫指挥官;并嘱咐道:“要把我的意图明白无误地传达给各连长,相信他们会绝对服从命令。”丁友孚走后,方本壮随即向全团下达了命令,声称有一股人数不详的敌军已进入即墨城南地区,动向不明。我团奉命立即出发,各营、连要按指定时间出发。接着,方本壮又把与自己关系密切、已被撤职尚未离队的原二营营长于志成找来,交代了任务。命令他回营带旧部为行军后卫,如有追兵,要拼死阻击,以争取时间掩护部队安全前进;如果陷于前后夹击,坚决顶住,待命突围。随后,方本壮召集了团部官佐和直属的团部连、炮连、通讯连、卫生连、运输连等五个连的连长紧急会议,郑重宣布了起义决定。他开门见山,说明利害,讲清意图,征求意见,得到了大家一致的拥护。于是,他立即进行了起义部署:命令通讯连在部队离开驻地后,大力破坏敌之有关电讯线路;卫生连连长房会卿负责管押新调换来的第一、二营营长和团部新闻主任及姓郑的干事;军需主任带一名军需官携带500美金连夜驱车回青岛市内,通知部队家属迅速藏匿并接济和安置好他们的生活。

19491261030分,754团举行起义北上。三营作前卫,团直和一营居中,二营作后卫。为便于指挥和联系,方本壮在三营和团直队伍之间,张德义在团直和一营之间。127上午830分,抵达即东县所在地店集,受到县委和解放军即东指挥部贾邦元、丁坚毅等领导同志及解放区军民的热烈欢迎和慰问。胶东党、政、军领导赖可可、王少庸、贾若瑜等亲切接见了方本壮和张德义,鼓励他们说:“虽然遭受了点损失,但总的来说你们是胜利了。这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都给了敌人以沉重打击,使驻青(岛)的国民党军队一时被搞得惊慌失措,实行了紧急戒严。我们热烈欢迎你们,解放区人民热烈欢迎你们!

不久,754团移驻莱西县进行休整。217,被正式改编为胶东军区独立团,方本壮、张德义仍任正副团长。这支部队后来光荣地参加了青岛和长山岛的战斗。

1949224,当时的《胶东日报》一版上载有一条这样的消息:“〔新华社华东21日电〕迟到消息:青岛外围国民党32252754团,在团长方本壮、副团长张德义率领下,于127在即墨城南二十里许的纸房村一带举行起义,该团已到达解放区。”这条消息像长了翅膀,飞出山东,飞向全国。人们从754团起义的枪声中看到了曙光,青岛即将解放,回到人民的怀抱。

分享到:
上一篇:我所知道的“五三惨案”
下一篇:张振华(张海峰之父)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