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中华 丹心不渝

发布时间: 2008-07-31 09:27:2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           字体:【
梅设元

我是黄埔十七期毕业的黄埔生,我跟随中国共产党六十多年风雨无阻。即使在逆境中,也是无怨无悔、丹心不渝地跟着红旗走!
我是浙江省缙云县人,生于1922年。在三十年代的中学生时期,即投身于汹涌澎湃的反日学生运动。我在阅读《西行漫记》、《二万五千里长征》、《社会发展史纲》、《辩证唯物主义》等红色禁书及其它进步刊物以后,由政治上的启蒙,发展到唯物史观的奠定。并由此在中共友人及地下组织的教育下,跟随共产党的政治路线,以毕其生。这就是我的历史轨迹。也是中国共产党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工作中的一粒果实。
我的祖父梅秀冬,是一个清未有神童之誉秀才,官派日本留学。在东京加入孙中山先生创建的同盟会。领导过浙南反清起义。失败后在上海做秘密工作时被捕,系狱租界,辛亥革命清王朝覆灭后获释,不久病逝,未享天年。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由西安事变发端的第二次国共合作的政治局面终于形成。我在中学毕业后加入了抗日宣传队(领导核心是中共地下党员),走遍了半个浙江的山山水水,撒播抗日种子。 1938年4月23日,我的亲叔梅兆坤烈士(因无儿无女,我过继他为嗣子),牺牲于名闻中外的台儿庄战役。国恨家仇集于一身,我立志上战场杀敌,放弃了与几个同学奔向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的初衷,而投笔从戎于黄埔军校。毕业后,分配到梅兆坤烈士生前所在的部队,历任排、连、营长及参谋,喋血抗日战场,数立战功,一直战斗至日寇投降。 抗日战争结束后,理应举国一致医治战争疮伤,进行和平建设。可是,由于国民党洪水决堤似的急剧腐败(特别是接收日占区的党政军大小“劫收”官员)以及国民党当局倒行逆施的内战政策,又将满身疮痍的中国推向水深火热的深渊。
在这历史关键时刻,我痛恨失去民心军心的国民党的腐败现象,并坚决反对国民党当局的内战政策。在中共友人及地下组织的教育下,我看到了中国的出路、民族的希望。我以国民党上海港口司令部少校参谋的合法身份,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的工作:提供战略战役情报;掩护和营救地下党员;使上海战区各军火库撤退时的爆炸计划不能实施,避免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上海解放前夕,策反一个汽车团起义,保护了五百辆卡车和全部物资及档案材料,不使撤往台湾。 1949年5月上海解放,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又一场侵略战争威胁着新中国。我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最艰苦的1950年至1952年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立三等功两次。
抗美援朝期间,我将建国前的全部私人积蓄黄金五十两(包括妻子的全部陪嫁首饰,她也是抗美援朝的铁路员工),捐献国家购买飞机大炮,支援抗美援朝战争。
1952年春,我从志愿军奉调回国,在华东军区司令部工作。担任华东军区高干训练班参谋业务教授组组长及军区军训参谋。在三年的工作中,编写过多种师、团战术教材,拟定过诸兵种合成军队的师、团演习计划。我的工作,曾受到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将军及两位首席军事顾问苏联将军的数次表扬。
1955年,我极其遗憾地奉令离开军事工作岗位,转业地方。来临沂工作后,仍念念不忘新中国的国防建设,并在业余时间完成了“江海自明航标”和“火箭曳引式扫雷器(车)”的设计蓝图,填补了国防空白。这两项发明,受到了海军司令部、工程兵司令部的肯定与表扬。
1958年春,海军部航标处处长王源之同志又来信告知:“江海自明航标”已投入试运行,并再次表扬与感谢。
1968年12月2工日,解放军第146医院的一辆马车受惊失控,从临沂沂州路北端向南飞奔。这时,我正以挂牌的“阶级敌人”的身份,在沂州路上被监督劳动(修路),当时的形势是:街上人流潮水似的向两旁闪避,无人敢拦。如果不截住这辆奔驰的马车,它将继续南驰并闯入人群拥挤、摊贩林立的“红卫兵广场”,一场导致多人伤亡的恶性事故即将发生,面对险情我以舍我其谁的决心,当机立断,做出义无反顾的选择,不顾自己可能丧生于轮下的危险,当马车驶近身边时,一个箭步飞身而上,两手抓住马笼头;两腿曲膝离地空挂,以全身重力抽紧马嚼口……。我的腰部虽然被车辕撞伤,可受惊的烈马终于被制服。马止车停,避免了一场严重车祸。由于解放军146医院要给我治疗腰伤,吁请我的原单位解除我的监禁,让我回家养伤口四天以后,可谓“苍天有眼,善有善报”,我的男儿梅彤在12月25日“圣诞节”,平安降临人世;如今,他已是90年代初重点大学毕业的工程师。
在黑云压城、风雨如磐、万马齐喑的岁月里,我虽然是一个被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有罪”之人,但对共产党的前途没有失去信心。我深信,这种不正常的局面,必将予以纠正。从“四人帮”覆灭,到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这段时间里,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产生了: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人心向党!这是一个有跨世纪深度与全世界广度的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转折点! 十年动乱结束以后,我的“右派分子”问题得到纠正,恢复了正常的政治生活,积极地投入新的工作。前临沂地委统战部长王哲同志说过:“梅设元是一位好同志,他经历过几个历史时期的严峻考验,为党和人民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和牺牲,是一位有共产党员条件、与党共过患难的爱国民主人士。” 1984年离休以后,仍担任临沂市政协委员、临沂市海外联谊会理事、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民革临沂支部顾问。 在参政议政方面,以诤友的态度,向党提出过不少中肯的意见和提案,包括反腐败、军队不宜经商等等。接受过电台、电视台的采访。在《临沂大众报》、《临沂文史资料》、《临沂文史集粹》、《江苏黄埔》等报刊上发表过文章。 “促进祖国统一”,是黄埔同学的重要政治任务。改革开放以来,我与海外、港台的亲友、同学逐渐恢复了联系,做了不少宣传工作;也促使几位海外亲友在大陆投资。
包括蒋纬国将军在内的几位当年的抗日战友,也恢复了联系,进行了有益的沟通。血浓于水,彼此对祖国统一问题,有不少政治上求同。蒋纬国将军在1995年给我的复信中写道:“一别数十年,一水之隔,云山万里,而旧时往事,仿如眼前……”。对两岸分裂之感慨、思乡怀旧之情愫,溢于言表。遗憾的是,他在台湾发表了赞誉邓小平先生的言论后,在台湾掀起了轩然大波。回大陆参访及治病之计划终未成行。如今在台湾的一杯黄土中,伴随于右任老先生高呼:“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我虽近耄耋之年,仍思维清晰,老骥壮心。盼苍天再赐我若干春秋,我以跨世纪老人之躯,以黄埔同学的身份,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领导下,为祖国统一,振兴中华,尽其微力!
分享到:
上一篇:蔡体珍诗词二首
下一篇:怀豪情 迎校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