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立仁:千里逃亡上军校(节选)

发布时间: 2017-05-10 09:25:0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           字体:【

 

    我是一名军人,一九四零年考入黄埔军校,毕业去黄埔军校二十一期。在国民党国防部黄卫二团当过少尉排长、中尉排长、付连长、教官等职务。于一九四五年在重庆复兴关起义就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当教练员,一九五二年转业回家务农。

一九四三元旦,正是过年的时候,我们学校接到命令,到老河口接访,阻止鬼子过河,因为这里没有部队把守,才叫学生接过这个任务。晚上九点出发,夜急行军次日早上五点到达目的地。同学们都驻扎在营地,我和王汉勋同学放哨。我俩看到鬼子正在准备渡河,汽艇已停在河边了。一个鬼子正在指手画脚招呼什么,看样子像是鬼子教官。我和王汉勋说:“先放倒这个家伙”,他说:“稳、准、狠。”我说“就这么办”。我一放枪把这个鬼子撂倒了,另一个鬼子见此情形,马上用机枪掩护进行扫射,整理房间的同学们闻听到枪声响都急忙紧张的开始战斗。每个人都弹无虚发,个个都是狙击手。鬼子感到不是一般的部队。他们伤亡这么惨重,没有过去的能力,立刻后退逃跑。我们加紧狙击,死在岸上的鬼子不计其数。他们逃走以后我们马上清理战场,死了有30多个鬼子,缴获步枪四十多支,机关枪一挺、六口零小炮两门、汽艇两只。之后,同学们加紧修船掩体工程。老乡也自动帮忙,鬼子也没敢再回来。我们在此守了三天,第四天就开课了。我们把这一战斗的收获交给了李宗仁校主任,得到了李主任的好评,给学校争取了光荣的称号。

一九四五年,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们学校要与七分校合并,每个人背上行李、饭包、水壶,带上长枪、刺刀。五点吃过早饭就上路。一天只吃一顿饭,因为要爬山越岭一天只能走600里路。队长招呼不要掉队,山上土匪猖獗,这样小心注意的步行了一个多月才到了长安南部五区军校七分校驻地。学生们先休息三天在进行分班,原先是十九期后改为二十期。到后来就又改成二十一期。还要大甄别,考掉的招呼到延安去一样抗日。学生分了参骑、炮工辎、交通。

一九四七年,胡宗南部队攻打延安时,西安没有部队防守。即调黄埔军校七分校学生到西安防守,我们七大队三十中队就接收了这个任务。我们是看防西安看守所正在羁押共产党犯人。每天五点放风,脚链子上包着破布带着脚镣。我们站岗就在犯人住房的铁硼门口外。犯人和我说话和蔼可亲,与我们谈话谈吐自然,向我要铅笔和纸,说要写点东西,我见他们如此可亲,我即用小刀子削了笔尖连纸一起送给他。第二天上岗时让我给他送到家里去,是在城外一个小村庄。这是七十多年前的事了,什么村庄难以想起,给他送信大概有三四次,以后我们就调走了。这是一个密码,从来都不敢对人讲。犯通共罪是要杀头的,忍到现在。那些被看管的犯人,他们是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或革命干部。过去好多年了,往事历历在在眼前。在我不长的军履生涯里为国家和民族做了一点有益的事。给后人留下纪念,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郭立仁(现名郭夕乾)

 

分享到:
上一篇:无
下一篇:陈镇中:十六字令 赞黄埔九十华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