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述建国后中国共产党涉外宗教政策

发布时间: 2013-07-03 14:55:5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           字体:【

一、新中国成立初期党的涉外宗教政策

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中指出:“剩下的帝国主义的经济事业和文化事业,可以让它们暂时存在,由我们加以监督和管制,以待我国在全国胜利以后再去解决。”毛泽东的这些论述,为新中国成立后,在宗教方面贯彻执行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方针奠定了基础。

解放前夕,当时留在中国大陆上的基督教传教士有1200多名,天主教传教士有5500多名。中国天主教、基督教在新中国成立之时的控制权,实际上仍掌握在外国人手中。新中国成立之初,从全国范围来看,中央人民政府没有从整体来处理各地的传教事业。

1950413,周恩来在《发挥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积极作用的几个问题》的讲话中指出:“我们主张宗教要同帝国主义割断联系。如中国天主教还受梵蒂冈的指挥就不行。中国的宗教应该由中国人来办。”1950526日、13日,周恩来与基督教人士先后进行了三次座谈,表明了党和国家对待基督教的政策和态度,明确提出要清除中国宗教中的反动势力,特别是要清除宗教中的外国势力。“我们不再请外国传教士到中国来,因为外国传教士很容易自觉不自觉地做帝国主义的工具,而我们中国人很难看清他们。不请外籍传教士,对基督教本身有好处。至于已经在中国的外国传教士,除了他们自愿要求马上离开中国或者已发现他们有反动行为证据的以外,我们并不马上要他们走,他们可以等到双方合同期满再走。”从解放战争后期外国传教士“新来者暂不批准”,到新中国成立后“不请外籍传教士”,对待外国传教士的政策进一步明确。中共中央于19507月和12月、政务院内务部于19509月在政策上都有规定:外籍传教士,除在所在教堂内传教外,不得外出传教。

朝鲜战争爆发后,19501216美国国务院发表公报宣布:冻结中国在美资金,并禁止美国船只开往中国港口,进一步对中国进行经济封锁。1228,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相应地发布两项措施:“管制、清查美国政府和美国企业在华一切财产”;“冻结美国在华一切公私存款”。 1950年底,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文化教育、救济机关及宗教团体的问题提上议程。195012月,政务院第65次政务会议召开。会议通过了《关于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文化教育救济机关及宗教团体的方针的决定》、《接受外国津贴及外资经营之文化教育救济机关及宗教团体登记条例》。以上这些法规构成了对在华传教事业两个方面的约束:一是限制和管理,一是接收自办。19511128,政务院公布《外国侨民出入及居留暂行条例》,这对暂时居留中国的外国传教士也构成了限制和管理。外国传教士在特殊的政治环境下先后回国;到1952年底,“大部分传教士已离开中国”。

新中国成立之初,着眼中国宗教的历史和未来,中国共产党确立了中国宗教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1950年以后,党和政府就天主教和基督教问题制定了新的政策,并最终决定了外国宗教势力在华传教事业的命运。经过五十年代宗教制度改革,“我们清除了教会中的帝国主义势力,推行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三自”(自传、自治、自养)的正确方针,使天主教、基督教由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变为中国教徒独立自主自办的事业。”

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涉外宗教政策

(一)改革开放之初的涉外宗教政策

外国宗教势力自新中国建立之初被逐出中国大陆以后,一直伺机重新进入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之初,党和国家就已十分重视宗教对国家安全的影响。1979年邓小平访美时,曾这样回答美国总统卡特的询问:在中国,宗教信仰自由,OK(可以);印刷发行圣经,OK;外国传教士,NO(不可以)。卡特的询问,实际上涉及改革开放的中国是否允许外国人来传教的重大政策问题;邓小平的回答明确表达了中国政府的态度:外国传教士,NO(不可以)。如果说新中国成立之初,周恩来总理与基督教人士的几次谈话,决定了中国涉外宗教活动的基本面貌,那么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与卡特的这一回答则延续了这一特色。

1982年,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了宗教问题,形成了《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即“198219号文件”)。“198219号文件”指出:“国际宗教反动势力,特别是帝国主义宗教势力,包括罗马教廷和基督教的‘差会’,也力图利用各种机会,进行渗透活动,‘重返中国大陆’。我们的方针,就是既要积极开展宗教方面的国际友好往来,又要坚决抵制外国宗教中的一切敌对势力的渗透。”

198219号文件”强调:“按照党的这个方针,我国宗教界可以而且应当同各国宗教界人士进行互相访问,友好往来,开展宗教学术文化的交流;但是在所有这些交往当中,一定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坚决抵制国际宗教反动势力重新控制我国宗教的企图,坚决拒绝任何外国教会和宗教界人士插手干预我国宗教事务,绝不允许任何外国宗教组织(包括它们所控制的机构)用任何方式来我国传教,或者大量偷运和散发宗教宣传材料。”

1982124,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宪法》第36条第4款规定“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这是我国一项重要的宗教政策。它要求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在组织上和经济上不能依赖或依附于外国宗教势力;外国传教士不许到中国传教;不允许任何外国宗教势力或者其他政治势力,利用各种形式的宗教活动,支配、干涉、控制我国的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这一款在讨论稿中规定的是“宗教不受外国的支配”。后来考虑到“宗教”一词不够具体、明确,而“外国”按照一般理解是指外国政府,所以宪法最后改成现在这样的规定。一般认为,宪法第36条规定宗教不受外国势力支配,这种民族思想的强调,为爱国人士所接纳,符合爱国者的要求。

(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涉外宗教政策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贯彻落实,中国各宗教进入历史上的“黄金时期”。同时宗教方面也出现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宗教事务要不要管理、如何管理等问题随之而来,境外势力利用宗教对我进行的渗透活动日益加剧。在苏东剧变的教训中,宗教事务管理和抵御境外渗透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日益凸显。

在冷战结束后国际风云变幻的严峻形势下,中国共产党继续坚持并深化和扩大改革开放,同时也一再强调宗教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它与维护国家主权、国家安全的密切联系。19904月,陈云就“有关宗教渗透日益严重”,特别是“披着宗教外衣从事反革命活动日益猖獗”的情况致信江泽民,要求“高度重视宗教渗透问题”。江泽民同志在不同场合多次要求要密切关注这一问题。在这一背景下,中共中央、国务院于199012月召开了全国宗教工作会议,讨论通过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宗教工作若干问题的通知》(中发〔19906号),明确提出了依法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的问题,要求对宗教活动进行规范和管理,一方面对日益混乱的宗教活动加以规范,一方面对国外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活动加强抵御。李鹏同志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要十分警惕和坚决抵制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对我进行渗透。这种渗透是指以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破坏祖国统一为目的的反动政治活动和宣传,以控制我国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为目的的活动和宣传,以及在我国境内非法建立和发展宗教组织和活动据点,而不是指宗教方面的友好往来。”李鹏同志从宗教渗透的政治目的性上,指出了宗教渗透内在的政治实质,明确了其与宗教方面的友好往来的根本区别。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宪法》第36条第4款所确立的原则,1994131日,国务院发布行政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其第8条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境内进行宗教活动,应当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不得在中国境内成立宗教组织、设立宗教办事机构、设立宗教活动场所或者开办宗教院校,不得在中国公民中发展教徒、委任宗教教职人员和进行其他传教活动”。

2000926,国家宗教事务局公布部门规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实施细则》。《实施细则》将外国人在我国境内进行的正常的讲经、讲道活动与违法的传教活动严格加以区别,并进一步细化,有效制止非法传教活动,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和友好交往活动。如第17条规定:“外国人不得在中国境内进行下列传教活动:(一)在中国公民中委任宗教教职人员;(二)在中国公民中发展宗教教徒;(三)擅自在宗教活动场所讲经、讲道;(四)未经批准在依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以外的处所讲经、讲道,进行宗教聚会活动;(五)在宗教活动临时地点举行有中国公民参加的宗教活动,被邀请主持宗教活动的中国宗教教职人员除外;(六)制作或销售宗教书刊、宗教音像制品、宗教电子出版物等宗教用品;(七)散发宗教宣传品;(八)其他形式的传教活动。”

(三)新世纪新阶段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的提出

“独立自主自办原则是指中国的宗教事业由中国教徒自主办理,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和控制。”该原则的提出与基督教、天主教有着密切的历史渊源,但随着我国实行改革开放和中国宗教方面的国际交往日益增多,在境外日益加紧利用宗教对我进行渗透的新形势下,这个原则也同样适用于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已经成为我国各宗教处理对外关系必须遵循的重要原则。

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经验,党对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的认识也逐步深化。“198219号文件”从做好宗教界人士工作角度提出:“在天主教和基督教中还要加强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教育”。19916号文件从依法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的角度提出:“我国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在中央文件中首次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作为一条原则,并由中国天主教、基督教的方针推广到适用于中国各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在新世纪初,党中央、国务院召开高规格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总结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工作,部署新世纪新阶段的宗教工作。江泽民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将“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与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巩固和发展同宗教界的统一战线并列为新世纪初宗教工作方针,从而使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的地位更加凸显和重要。江泽民同志把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归纳为三个“不”即:我国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支配;任何境外宗教组织、团体和个人不得在我国境内成立宗教组织、设立宗教办事机构和宗教活动场所、开办宗教院校、擅自招收留学生;不准在我国公民中发展教徒、委任宗教教职人员或进行其他传教活动。这是新形势下我国宗教开展教务和处理对外关系的准则。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宗教对外交往的不断发展,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的重要意义再次凸显。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要求既开展宗教方面的对外友好交往,又抵御渗透,这就解决了在世界各种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条件下,如何做好宗教工作,如何保持中国宗教独立自办、健康发展的难题。

(四)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列入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

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即“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四句话中每一句话的提出,都标志着我们党处理宗教问题取得了重要进展。

2001年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江泽民同志提出了“新世纪初宗教工作的基本任务”,即“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巩固和发展党同宗教界的爱国统一战线,维护稳定,增进团结,为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促进祖/国的完全统一、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而努力奋斗。”第一次全面系统论述了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四句话的主要内容。

党的十六大第一次将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的主要内容写进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2003年中共中央印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纲要》再次重申、完善了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中办发〔200334号文件和20041月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座谈会上,中央第一次明确使用了“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这一表述。虽说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的主要内容早在十年前就写入了中央的文件,但把它上升、明确为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是在中办发〔200334号文件中和20041月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座谈会上。

(作者及单位:李蕾  周风 济南市槐荫区委党校、省宗教事务局,原文13000字,本文有删节)

 

分享到:
上一篇:社区统战工作的理论思考与对策建议
下一篇:统战干部要当好“四种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