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报团结网】民主党派"大佬"这样评价共产党

发布时间: 2017-10-12 09:09:28   来源: 团结报团结网            字体:【

1895年的10月7日,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政治活动家、杰出实业家、中国民主建国会领导人胡厥文的诞辰。

胡厥文,又名胡保祥,1985年出生,江苏嘉定人。1945年发起组织民建,历任民建理事、常务理事,民建全国会务推进委员会委员、常委,民建总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第一、二届中央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三届中央委员会主任委员,第四届中央委员会主席,第四、五届中央委员会名誉主席。

1918年毕业于北京高等工业专门学校机械科。先后创办上海新民机器厂、合作五金公司、长城机制砖瓦公司、大中机器厂。

1927年任上海市机器五金同业公会主任委员。

1932年“一二八”日寇侵沪,联合同业支援十九路军抗敌。抗日战争时期,带头拆厂内迁。在重庆、桂林、祁阳等地创办机器厂,任总经理,并任中南区机器工业协会理事长、迁川工厂联合会理事长。

1945年后返回上海,任新民机器厂总经理,创办《中国工业》月刊社。并发起组织民建。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政协副主席,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全国工商联第一、二、三、四届执委,第五届常委。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三届全国人大常委,第四、五、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一、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

胡厥文先生的一生,是为民族、为人民不倦奋斗的一生。他毕生致力于争取国家独立、民族解放、经济振兴、社会进步的事业。从立志实业救国,进而抗战救国,最后投身于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他始终把自己的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联系在一起。

今天,我们为大家分享胡厥文先生的二三事,一同学习和缅怀他的崇高精神。

蓄须抗日

1945年,中国取得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在重庆九龙坎的一家理发店里,胡厥文将自己留了14年的胡须全部剃掉,随后拍了一张“二我图”。在这张照片上写着:抗战胜利,父子昆季,勿忘勿怠,岂以为戏。

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为了支援十九路军作战,他和上海机器制造业同行一道,组建临时工厂制造手榴弹、迫击炮弹、地雷,支援前线。在这一时期,胡厥文席不暇暖,胡须也顾不上剃了。

淞沪抗战结束后,胡厥文立志:“未逐倭奴,不容除剃。”从此蓄须明志,不逐日寇,誓不剃须。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胡厥文向政府提出,以最快的速度把上海的工厂设备拆迁内地,以免资敌,并在内地建立新的工业基地,支持长期抗战的建议。后来,他发动江浙沪宁的百余家民营工厂内迁,历尽千难万险,保存了可贵的人力物力资源,成为抗战时期后方民族工业的中坚力量,在军需民用的生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抗战中期,在湖南祁阳办新民机器厂湘厂时,他在住宅的进出道上,用鹅卵石铺了“抗战必胜,建国在政”“民生惟勤”12个大字,表示了他当时对抗战胜利的信心。

投身民主建国

抗战结束之后,“两个中国之命运”摆在了社会各界人士面前。在这个交叉路口,胡厥文果断选择了民主建国这一条正途。

1945年8月21日,黄炎培和杨卫玉一起到六厂联合办事处找胡厥文商谈抗战胜利后国家的建设问题。他们一致认为工业建设十分重要,在国民党独裁专制而腐败的情况下,民族工业家必须有自己的政党,以争取民主建国。

经过反复商讨和联络,黄炎培、章乃器、胡厥文等人商定,组织名称为民主建国会。12月16日下午1点,民主建国会在重庆白象街西南实业大厦隆重举行成立大会,公推黄炎培、胡厥文、黄墨涵3人为主席团。闭幕后,胡厥文带领大家高呼“民主建国万岁”、“世界和平万岁”等口号。

1947年10月,国民党宣布民主同盟为“非法团体”,民盟与民建等民主党派被迫转入地下。民建理监事会授权黄炎培、胡厥文、盛丕华3人全权处理会务,并成立临时干事会从事地下斗争。为了躲避国民党特务的搜捕,胡厥文在同事们的掩护下,隐蔽起来,并改称倪先生。

胜利的曙光终于到来,5月27日,上海全部解放。次日,胡厥文以民建代表身份与各民主党派代表一起,宴请了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等领导同志,他们共同举杯,欢庆上海回到人民手中。1949年7月7日,胡厥文参加了解放军入城典礼。

送子上战场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当时,胡厥文的次子胡世华还在念大学,但他第一批申请入伍。起初,组织没有批准胡世华的申请,他便向父亲胡厥文写信。胡厥文收到信后,回信胡世华,支持他参军。胡世华拿着父亲的信,找到了组织,随后踏上了朝鲜战场。

抗美援朝时期,胡厥文担任赴朝慰问团副总团长,到战火纷飞的前线看望人民子弟兵。当时敌机轰炸十分频繁,组织上征询他的意见时,他说:“志愿军那样多的人都不怕牺牲,我还怕什么。”并表示他一生就是没有去过前线,能去是他最大的愿望。

抗美援朝时,胡厥文尽其所有,包括印度尼西亚教书的女儿寄回的外汇,带头捐款买战斗机。

不光如此,胡厥文在新中国建立初期,无私奉献自己的财产,服务社会主义建设。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年恢复时期,他带头认购胜利折实公债。过渡时期,他率先在自己的企业实行公私合营,带动工商界同仁积极配合国家的社会主义改造,在工商界中起了很大的示范和推动作用。

1954年公私合营时,胡厥文是上海新民机器厂总经理,住房在二、三层,他一起连厂捐给国家,后来成为一个航天企业,自己后来和家人租房,从有产者自觉变为无产者。

脑子里装着三笔对比账

“文革”结束以后,国家各项工作步入正轨,胡厥文年事已高,但仍然坚持为祖国现代化事业奔走辛劳。1978年胡厥文去武汉调查研究,了解民建会员和工商界落实政策的情况。在一次座谈会上,他充满激情地说,我虽然老了,但还要拿出小孩子吃奶的力气为国家多做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初,胡厥文前往全国各地调研,了解各地建设发展情况,先后提出《关于进一步加强设备管理工作的建议》《关于扶持和振兴中药事业的建议》《关于恢复和发展传统食品的建议》等建议意见,并被相关部门采纳。

1983年10月21日至26日,中共中央邀请党外人士举行座谈会,传达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精神,并就中共整党问题听取党外朋友的意见。胡厥文在会上表示,“休戚相关、荣辱与共”,这八个字就是我对待中共整党以及党的全部事业的立场。

为什么要提这八个字呢?胡厥文说:

因为像我这样在旧中国过了大半辈子的人,脑子里装着三笔对比帐:共产党同国民党反动派的对比;新中国同旧中国的对比;社会主义制度同资本主义制度的对比。从亲身备尝的酸甜苦辣算出来的对比帐,使我得出一个不可动摇的结论——中国的一切事业必须靠共产党领导。我们这一代人和子孙后代的希望,都寄托在共产党身上。

(作者 胡珉瑞) 

分享到:
上一篇:无
下一篇:【人民政协报】发挥党派优势 助力脱贫攻坚